下拉 二維碼
環球老虎財經

商務合作 請您聯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email protected]

滿足以下條件,獲得更高通過率:

1、貴公司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貴公司正在進行并購重組或戰略調整 3、貴公司正在發生重大融資 4、貴公司的產品具有行業性的重大意義 聯系電話: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舉報或投訴可聯系:
[email protected]

東晶電子終止收購英雄互娛,紅杉,真格,華興們的退路在哪里

環球老虎財經 鞏舒心599382019/11/25 22:36

曾兩次試圖登陸主板皆以失敗告終,又于2019年4月搭上東晶電子擬借殼上市的英雄互娛,如今大概只想嘆息一聲:我太難了。11月25日早間,東晶電子發公告稱,終止吸收合并英雄互娛。而這家剛成立就登陸新三板的游戲公司,其發展歷程也處處散發著資本運作味道。但目前看來,三度折戟,現金流又承壓的英雄互娛,其退路也在逐漸收窄。

標簽: 東晶電子 收購 真格基金

11月25日,東晶電子發布的一則終止吸收合并公告,宣布終止收購英雄互娛。這則公告不僅宣布英雄互娛“二次借殼”失利,也宣告著英雄互娛搶灘A股的第三次折戟。


受此消息影響,東晶電子日內一字跌停。


而在官宣重組英雄互娛之后,東晶電子便一直因內幕交易身陷輿論漩渦,與此同時,公司也陷入了無控股股東、無實際控制人的狀態,自顧不暇。或許自2019年6月起,吸收合并英雄互娛便已生變故。


在成立之時便百億估值,掛牌新三板的英雄互娛的證券化之路十分明顯,而這與其深諳資本之道的管理層不無關系。不同的是,與初期的光芒四射相比,下半場轉板的接連失敗讓英雄互娛蒙上了落寞之色。


除了登陸A股受挫,彼時得到華誼兄弟19億元注資,而必須履行的業績對賭協議也讓外界對其業績注水的討論從未停止。如今,靠變賣資產實現業績承諾的英雄互娛現金流也開始承壓。留給英雄互娛的退路已越來越窄。


“盡力了,很遺憾”


英雄互娛沖擊移動電競第一股的夢又碎了。


2019年11月25日,東晶電子發布公告稱,由于本次重大資產重組涉及的審計、評估工作量較大,截止目前并未完成;同時,交易各方沒有就本次交易的最終方案(包括但不限于最終交易價格、利潤承諾及補償等)達成一致意見并簽署《換股吸收合并協議》的補充協議進行確認。因此終止吸收合并英雄互娛。


受此消息影響,11月25日早盤,東晶電子一字跌停。截至收盤,賣一封單逾13萬手,成交額1639.7萬元,換手率僅有0.58%。


而東晶電子是在2019年5月向英雄互娛拋出橄欖枝,彼時距英雄互娛與擬借殼重組實現上市的上家公司赫美集團分道揚鑣僅一月有余。


其實,在東晶電子宣布籌劃重組英雄互娛之后,其自身便有些自顧不暇。


5月30日,有文章指出東晶電子在與英雄互娛的重組計劃中,前東晶電子實控人蘇思通和其背后的金主在停牌前突擊買入8000萬,并在7-8個漲停之后精準收割。隨后,6月4日,證券時報《東晶電子疑涉內幕交易 多家公司身陷資本局》的報道,更是將東晶電子推至輿論漩渦。


當日下午,深交所發函要求東晶電子對內幕交易等多個事件進行自查并進行說明。


除了身處資本局的麻煩,吸收方東晶電子還陷入了無控股股東、無實際控制人的狀態。


6月10日晚間,東晶電子公告稱,持股10.59%的第二大股東李慶躍擬在6個月內進行清倉式減持,并已于6月10日解除表決權委托。而公司第一大股東千石創富通過其資管計劃持有公司14.80%股份,但根據承諾函,其并沒有表決權。這就造成了任一股東實際支配的上市公司股份表決權都無法達到對公司實際控制的要求,東晶電子陷入了“無頭”狀態。


6月20日,在東晶電子對深交所的回復函中,對吸收合并英雄互娛的態度也有所轉向。


其表示,不能排除因本次交易有可能面臨因涉嫌內幕交易、交易各方利益不一致、交易各方未能簽署最終交易協議等原因而導致暫停、中止或取消本次交易的風險。


真格,華興,紅杉們的退路在哪里?


在謀求登陸A股的道路上,英雄互娛跑的很快,但跑的也很累。


資料顯示,2015年6月,英雄互娛借殼三板企業塞爾瑟斯成功登陸新三板,拿下百億估值,吸引了紅杉資本沈南鵬、華興資本包凡、真格基金徐小平等資本大佬的目光。而成立時間也在2015年6月的英雄互娛可以說從一出生就是獨角獸。


豪賭手游電競的英雄互娛到底魅力何在?其背后的男人們則更能說明問題。


公開資料顯示,應書嶺是英雄互娛的創始人,而英雄互娛的另外兩位管理者黃勝利、吳旦卻是深諳資本之道。其中,黃勝利為前華興資本董事總經理,曾幫助滴滴、京東、陌陌、昆侖萬維等公司募集超過8億美元的私募融資,而吳旦,曾任真格基金副總裁,曾代表真格基金投資過《影之刃》、《超級英雄》、《全民槍戰》、《MT外傳》等游戲。


在題材加資本的加持下,新三板也只能說是英雄互娛心中暫時的落腳點,流動性和籌資能力更好的A股才是其終極目標。


2017年1月,英雄互娛開始醞釀轉板,將公司注冊地址變更為享受“IPO綠色通道”的延安。2018年2月,英雄互娛宣布與國泰君安簽署了上市服務協議。


然而獨立謀求IPO無疾而終,英雄互娛重操舊業,百日內兩度借殼。


2019年3月,英雄互娛與赫美集團官宣重組,然而同年4月,赫美集團便一紙公告稱重組終止。對此,4月2日英雄互娛發布公告稱,此次重組失敗系赫美集團違反相關協議而造成。


隨后,2019年5月,英雄互娛又擬將資產注入東晶電子,彼時市場對這起借殼重組十分期待。5月27日,東晶電子復牌之后直接拉升4個漲停板,股價上漲46.56%。


英雄互娛在尋殼道路上不可謂不快,但是與上半場的光鮮亮麗相比,如今的三度折戟卻讓英雄互娛顯得有些落寞。


前路漫漫


登上A股的接連失敗,投資人如骨鯁在喉,但如今英雄互娛的現金流也在吃緊。


2019年半年報顯示,英雄互娛股東的凈利潤同比下滑39.01%,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1億元,而去年同期為-7783萬元。對此,公司表示是支付新簽約產品的版權金和預付分成款導致。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其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1.28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了-122.36%,現金流驟降更為明顯。


除此之外,關于英雄互娛業績注水的討論從未停止。


2015年11月,華誼兄弟19億元增資英雄互娛,但隨即拋出一份英雄互娛需在2016年、2017年、2018年實現凈利潤不低于5億元、6億元、7.2億元的對賭協議。


雖然這三年英雄互娛都有驚無險的完成對賭,但2017年和2018年英雄互娛全靠第四季度實現業績了大反轉。


2018年四季度,英雄互娛單季度凈利約3億元,而期間也是通過出售股權等資產獲得了近4億元的收益。


在2017年,英雄互娛前三季度實現凈利潤3.91億元,而全年凈利達到了9.15億元。而事實則是,英雄互娛為了完成業績承諾,公司于2017年12月向延安英雄互聯網文娛基金投資合伙企業轉讓了14.35%天津量子體育股份,轉讓對價5.27億元。


而2017年8月18日,英雄互娛2億入股延安英雄互聯網文娛基金,持股20%。一直到2018年4月,英雄互娛才公開了這一左手倒右手的操作。


 


如需轉載請與上海鳴應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聯系。未經上海鳴應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80316510

捕鱼大师现金版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