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取
下拉 二維碼
環球老虎財經

商務合作 請您聯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email protected]

滿足以下條件,獲得更高通過率:

1、貴公司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貴公司正在進行并購重組或戰略調整 3、貴公司正在發生重大融資 4、貴公司的產品具有行業性的重大意義 聯系電話: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舉報或投訴可聯系:
[email protected]

H股11月成交額不足7萬 青島銀行零售業務轉型開“倒車”!

環球老虎財經 趙云帆25764812/01 14:02

青島銀行的零售轉型喊了十年,系出“招行”的董事長郭少泉卻似有難言之隱。在大額罰單的背后,青島銀行票據貼現回潮,大額對公和金融建筑行業貸款投向增加,“全力做小”的籌謀不知還剩下幾成。

標簽: 青島銀行 銀行業 招商銀行

銀行破凈大潮下,上市不足年的次新股青島銀行不僅沒能像張家港行那樣一飛沖天,港股甚至出現了A股比H股折價的“異相”。


截止11月29日,青島銀行H/A股比價來到107.84%,即H股比A股價格高出7.84%。這種看似“海外投資者更看好青島銀行”的背后,青島銀行H股單日成交量已然萎縮到極限,11月僅有3天有成交額,單人日成交額均不足3萬港幣,單月成交額合計不足7萬港幣。


而由于成交量枯竭,青島銀行時常出現大起大落行情。如今年8月7日僅17.52萬成交額就將青島銀行拉出5%漲幅,6月20日僅3.14萬成交額就拉出4.02%的漲幅等等。青島銀行港股股價展現出較大的失真特點。


青島銀行在十年前將自己的發展路徑定位為“小招行”,因青島銀行為最先一批轉型零售業務的中小型銀行。如今“小招行”H股無人問津,業務則連收罰單,蓋因銀行零售業務轉型延續性存疑,對公和票據業務占比回升,導致發展路徑開了倒車。


天價罰單背后的“頂風作案”


環球老虎財經APP注意到,今年11月,青島銀行迎來了今年監管層發來的第三張罰單。根據處罰決定,青島銀行存在違反人民幣銀行結算賬戶業務管理規定的違法行為,罰金則一次性高達150萬元。


罰單對于今年的青島銀行來說來得有些司空見慣。今年青島銀行三起罰單罰金數量累計達到250萬元,除去上述處分及罰款外,其他兩項處分均出現在5月,事由分別為青島銀行寧夏路支行存在貸款轉保證金開立銀行承兌匯票的違法違規行為,以及信貸資金違規流入資本市場的行為,罰金各為50萬元。


250萬的罰款對于一年30億利潤,250億市值的青島銀行來說宛若九牛一毛。但銀行業內人所共知,5月份關于青島銀行的處罰,事實上并不想罰金那樣“單薄”。


今年2月,銀保監會提出將嚴格處罰銀行進行“票據套利”的行為。所謂的“票據套利”,即具有貿易背景的企業,通過在銀行存入資金并獲取前置利息,然后全額質押開取銀行承兌匯票并貼現的方式賺取“利差”。而青島銀行所涉及通過貸款轉存保證金再開立銀行承兌匯票賺取息差的手法,則涉及資金在銀行體系內空轉的問題,加上監管事前提示下達不到位,其性質較單純的“票據套利”更為惡劣。


而“票據套利”出現的原因,包括銀行內控缺失,內部審核流程不力或分支機構管理不嚴。對于青島銀行來說,上情下達和內部治理問題都造成了銀保監會政令難以下達分支機構的局面。


5月份,銀保監會再次提出了排查結構性存款不真實、通過設置“假結構”變相高息攬儲的現象,同月青島銀行則收到涉及票據套利的處罰,處罰力度較大部分銀行更為嚴格,甚至頗有“殺雞儆猴”之感。


事實上,青島銀行的票據業務在今年上半年開始已經出現了部分極為不正常的跡象。青島銀行2019年半年報披露,公司上半年末票據貼現121.17億元,比上年末增加53.44億元,增幅達到78.91%,增速遠高于公司貸款增速和個人貸款增速。


與此同時票據貼現平均收益率從去年同期的4.94%下降到3.96%,但公司與個人貸款平均收率卻從4.87%與4.68%,增長至5.13%和5.13%。在公司貸款與個人貸款平均收益率增加的背景,票據貼現收益下滑高達0.98個基點。


由于監管層排查結構性存款的關系,今年上半年銀行業結構性存款余額開始普降,平均貼現利率則出現下滑,青島銀行票據貼現業務收益率下滑則受市況所限。然而考慮到規模效應進一步打開了青島銀行的票據業務,5月的“罰單”事實上精準地點出了青島銀行自身存在針對監管措施執行力的問題。


“小招行”不再,轉型開倒車


如果將執行力的問題貫穿至全行業務,由“招行系”管理層引導的青島銀行零售業務轉型“開倒車”則更能說明其問題。


從財務指標上來說,如青島銀行上半年對公貸款增速14.35%,比之8.3%的個人貸款增速更快,對公業務占比上升2.13個百分點至69.41%;再如貸款集中度上升的問題,三季報顯示青島銀行前十大貸款客戶集中度達到36.97%,為近三年峰值等等,其皆與零售銀行小微貸的取向背道而馳。


種種跡象顯示,通過資本市場重獲新生的青島銀行,選擇走一條過去已經放棄了的老路。


2009年,系出招商銀行的郭少泉與王麟聯袂加盟青島銀行,分別擔任董事長與行長,同時以ATM機翻修開始,啟動青島銀行參照“小招行”要求進行零售業務轉型的序曲。


在業務體系的重新架構上,青島銀行在過去十年中做了幾個重要的工作,如小企業貸款額度不設限,加快小企業審批流程,利用創新業務和財富管理業務提升公司高凈值客戶粘性等等。今年年初,青島銀行聯合美團發行聯名卡,試圖從新打入年輕消費者群體。


但從零售業務導入中收的相對比例來說,青島銀行上半年的手續費以及傭金業務占比在12.81%,其遠低于2017年同期的18.24%,且大部分業務來源于銀行理財業務傭金。


在貸款投向上,青島銀行半年報前十大貸款人中,第二,第五,第八貸款人為金融業,第一,第六,第九大貸款人為租賃與商務服務,也就是類金融業務,第七,第十為建筑業,制造業公司則未進入青島銀行十大貸款人名單,其亦與監管層號召銀行業脫虛入實的大背景相左。


與大多數城商行,農商行存在眾多地方股東掣肘不同,青島銀行一直以來股權結構比較清朗,治理結構順暢。除去青島國資與“海爾系”長期把控公司控股權,意大利聯合圣保羅銀行等外資投資者則擔任“外腦”以加強銀行治理水平。


過去十年,為推動零售業務轉型,依托清晰的治理結構,青島銀行曾大量開設青島以外銀行分支機構,試圖利用網點優勢打通零售邏輯。根據半年報,目前青島銀行擁有山東省內14家分行,138家分支機構。


然而由于分支機構過多以及疏于監管,加上“海爾系”在話語權中的強勢,郭少泉難免存在“政難己出”的尷尬。


包括近年海爾集團轉型產業與綜合金融趨勢顯著,其甚至能從青島銀行關聯貸款中略窺一斑。青島銀行上半年關聯貸款中,對海爾消費金融公司拆借余額7億元,對海爾金融保理(重慶)公司貸款3.83億元,對海爾財務公司票據授信2.20億。而除去金融與類金融業務外,海爾旗下青島海爾家居集成股份有限公司,海爾產城創集團,青島海啟房地產開發公司,青島海智偉創置業有限公司均為海爾系旗下公司。


如需轉載請與上海鳴應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聯系。未經上海鳴應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80316510

捕鱼大师现金版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