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取
下拉 二維碼
環球老虎財經

商務合作 請您聯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email protected]

滿足以下條件,獲得更高通過率:

1、貴公司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貴公司正在進行并購重組或戰略調整 3、貴公司正在發生重大融資 4、貴公司的產品具有行業性的重大意義 聯系電話: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舉報或投訴可聯系:
[email protected]

金科股份擔保金額再大漲!黃紅云的“毒丸計劃”愈演愈烈?

環球老虎財經 曹婧晨10981312/20 20:00

從差點被融創拿走上市公司控股權,到成為新城控股項目轉讓中的最大“接盤俠”,金科股份是如何從保守走上野蠻的路子,為了守住上市公司控股權又做了什么?

標簽: 金科股份 擔保 A股

12月18日,金科股份公告稱,擬取消對12家部分控股子公司擔保額度合計19.23億元,包括重慶恒春置業有限公司、山西金科產業發展有限公司等公司,但增加濟南金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聊城市金民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等10家公司51.8億擔保。這意味著原本擔保占凈資產比例到371.60%的金科,擔保水平將進一步“爆表”。


而在此前,由于金科股份在負債率高達83%的背景下,仍執意為子公司“背書”擔保159億,這一事件曾經引起了公司其他股東的“嗆聲”。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早在2018年12月4日,在金科股份的臨時股東大會上,金科的中小投資者曾公開質疑金科對外財務資助涉嫌向實控人黃紅云輸送利益。按照當時中小股東的說法,金科通過大量增加對外負債,減少流動資金,降低被收購的吸引力,是黃紅云為反擊融創拋出的“毒丸計劃”。


雖然金科股份2019年半年報表現搶眼,利潤同比大增290%,但卻在隨后的公司聘任董事會秘書的議案表決中,遭到第一大股東融創系董事張強投出的棄權票。張強隨后指出,“上市公司擔保事項變動頻繁,相應管理混亂,無法判斷該事項合理性,故投棄權票。”


即便“毒丸計劃”暫時繳械,單從財務角度來看,快速擴張的金科確實存在隱憂,其千億規模戰更像是黃紅云的控制權保衛戰。而在規模和野蠻人的鏖戰下,金科的“危”多過于“機”。


背負大量債務卻為何為子公司“輸血”?


財報顯示,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金科股份公司及子公司承擔的階段性擔保金額約為159億元,累計擔保總額已經超過凈資產的348.97%,而對應的資產負債率卻高達83.96%,這其中短期借款35.86億元,長期借款544億。公司上半年的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為-73.2億。




在這些被擔保對象當中,很多公司都是營收為0或者凈利潤為負的企業,甚至其中有些資助是無息的。比如,2019年7月9日,金科發布公告稱,擬與合作方按股權比例調用控股子公司富余資金,其中金科本次擬按股權比例從控股子公司調用不低于44.50億元富余資金,而項目公司其他股東即合作方調用金額不超過39.85億元。簡而言之就是,用自己公司的錢擬對合作方提供財務資助,這次合作方共有十五家公司,背后股東包括陽光城、金茂、新城控股、仁恒置地、美的置業等房地產企業。


本次金科的財務資助名單中包括新城控股,金科除了對其進行財務資助之外,后還在一周內接盤了新城16個項目,斥資共計54.75億元,這對金科來說并非小數目。


值得注意的是,金科本次財務資助的39.85億元中,大部分是無息資助,僅有7.5億元需要支付部分利息,年化率在0.35%-12%之間。在如今房企動輒發債成本達到10%以的大背景下上,有富裕的錢用來購買理財產品的受益可能都比財務資助來的高。兩相對比之下,金科簡直是房地產行業的一股”清流“,做好事不為錢不留名。


而這并非是金科的首次無息資助,2018年7月,金科股份擬向4家項目公司合作方提供不超過8.43億元免息財務資助;12月,金科擬向17個合資公司的金科合作方,提供共計16.14億元的富余資金,仍是免息資助。


有意思的是,在金科進行財務資助的控股項目公司中,有6家公司是在2019年1月份之后成立的。這也意味著,這些公司本身就有資金需求。


更有意思的是,金科在進行巨額財務資助的同時,卻在籌備發行公司債,發行規模為15.8億元,預期票面利率區間為6%—7%。這不甚合理的舉動,自然是遭到了來自大股東融創提名的獨立董事姚寧投下反對票。其認為,”把資金借給盈利能力很差的公司,風險遠大于其他資助,一旦資金不能收回,對于其他股東來說也是一個風險較大的事情。“


這并非是姚寧首次投下反對票,而這也直接將金科和融創的分歧擺到了明面上。


黃紅云與孫宏斌的股權之戰


一邊發債,一邊又慷慨的對子公司和合作公司進行財務資助,金科股份葫蘆里賣的什么藥?這背后或是黃紅云為抓住上市公司控制權而有意制定的“毒丸計劃”。


金科、龍湖、華宇、協信四家房企,曾被號稱是重慶地產界的“四大天王”。在很多人的印象里,金科是一家典型的區域型房企,而2018年銷售規模已破千億。早年從一家追求現世安穩,行事風格偏于保守,到如今激進的風格涇渭分明,而這一切或都是從融創與黃紅云家族的控股權之爭開始的。


2011年,金科集團借殼ST東源登陸A股,黃紅云家族擁有金科的絕對控股權,而三年之后的2014年12月22日,黃紅云家族股票解禁,然而當日股價只有4.73元,而金科集團借殼時交易對價是每股5.18元,此時套現不賺反賠。


為了提升股價,黃紅云開始炒概念和高送轉,而恰逢2015年大牛市,在一連串動作之后,金科股價從2014年10月13日3.99元/股,上漲至2015年4月8日11.13元/股,接近翻了三番 。而在黃紅云家族的這一系列操作之中,私募一哥徐翔也現身配合,不料徐翔操作股市一案東窗事發,在杭州灣跨海大橋被抓,且涉及到與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實控人聯手操縱股票,時任金科董事長黃紅云名列其中。


為了保證金科不受牽連,黃紅云與金科進行了迅速的切割,接連辭去董事會主席等職務,將訴訟風險和上市公司隔離。從2014年底到2015年5月的僅僅半年時間內,整個黃紅云家族套現超過45億。而在牛市抬高股價,大額套現后,金科股份又遭遇股災,股價大跌,可以說是“悲喜一瞬間”。而這也給了融創入局的機會。


彼時,融創欲闖入西南部,而金科的大本營就在重慶,由于重慶歷年擅長調控房價,導致重慶房價被譽為全國最被低估的城市,2016年重慶領導換班,業內反響很大,房價開始大幅度補漲 。彼時融創在西南戰場競爭進入膠著狀態。將金科納入麾下,對于融創的西南戰事極為有利。


而更為重要的是,這一股東之間的爭奪戰在某種程度上是由于金科在全國持有的土儲資產引起的,據2018中報顯示,金科在全國范圍內擁有3600萬方土地儲備,貨值超3000億元。


2015年8月,為了給地產和新能源進行資金輸血,金科股份公布了定增預案,向不超過10名特定投資人非公開發行股票,融資45億元用于重慶、貴州等地的房地產項目開發和新疆的風電項目。而由于金科股份沒有對競價對象作出認購份額的限制,結果天津聚金以40億元獲得金科股份16.96%的股份,而天津聚金是孫宏斌新設的參與金科股份定增的主體公司。


大規模的減持給了融創入駐金科董事會的機會,孫宏斌也于這一年進入了金科股份的大股東之列。兩者的股權之戰也拉開了序幕。


原本只想從資本市場套現一波的黃紅云沒想到,上市公司的控股權受到了威脅。于是,趕緊拉來了“白衣騎士”廣州安尊。計劃擬通過集中競價等方式獲得公司2億股股票,不超過公司總股本的3.7433%。然而,在孫宏斌的一路增持下,廣州安尊遲遲未出手,最后白衣騎士被金科一紙訴訟告上了法院。


“毒丸計劃”反噬?


緊接著,黃紅云再次出招,2016年10月17日,金科修改公司章程,董事會成員要有不少于1/5的職工代表。由于設置了這道“防火墻”,目前金科9人董事會中“融創系”僅2人,金科的實際控制權和經營決策權仍然掌握在黃紅云手中。


2018年10月25日,融創通過旗下三家公司增值金科股份至27.67%,以0.0002%的微弱優勢首次超過黃紅云系,逆襲成為金科第一大股東。然而三天后,黃紅云與女兒黃斯詩簽署一致行動人協議,持股增至29.99%,奪回了大股東地位。明爭暗斗,陰謀陽謀,此起彼伏,絕不輸于熱鬧一時的寶萬之爭。


為了徹底斷絕融創的念想,從2017年開始金科開始頻頻進行財務資助和對外擔保,被外界稱之為“毒丸計劃”為了能夠同融創相對抗,金科改變了以往保守的行事風格,擅長“學習“的黃紅云似乎從融創壯大中看到了規模的重要性,于是金科股份開始大舉拿地,在整個2017年,金科進入的52個城市里,150多個項目,其中半數是2017年一年增加的,而在大舉進攻下,2018年金科股份規模突破了千億。


雖然金科股份突破千億,但”毒丸計劃”的副作用也開始顯現,負債率明顯提升,經營性現金流緊張。在孫宏斌的虎視眈眈下,金科的“毒丸計劃”或將反侵自己,同時損害股東的利益。


如需轉載請與上海鳴應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聯系。未經上海鳴應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80316510

捕鱼大师现金版 2017